攻爆了的黑瞎

孤独且没有归途。

撸了一只女装狗子 沉迷于狗子 无法自拔

少爷怎么忍住没下手哒?【其实已经下手了吧=w=

oh~someting~nothing~金狗er~

晚安!

指甲油【周叶中篇 原著向】

4.

   
    周泽楷的舌头灵活的钻进叶修的嘴里,酒气和湿润的呼吸都喷进叶修的喉咙,呛声闷在口腔里,被周泽楷堵死了,只能不甘的呜呜叫着,面颊都蒸腾出红晕来。
    叶修气闷,活了这么大岁数,被晚辈压的大气都喘不过来,不可谓不丢人。只可惜常年窝在房间里瘦弱苍白的小胳膊小腿明显不敌周泽楷精壮有力的身体。被周泽楷一路吻到脖颈,嘬出血红的吻痕,坚硬的下身顶在双腿间,周泽楷挺腰,戳的叶修一个机灵,抖得和筛子似的。
    “小周,小周……你别亲了……我操。”叶修真的慌了,挺着脖子

指甲油【上车!】

  已经被压了那就来一炮吧。

  不是正文,大家就当作衍生剧情看好了。不是第四章,不是第四章,不是第四章!

  投喂(。・ω・。)ノ♡

  走简书

http://www.jianshu.昼夜com/p/ab0bbbb8c21c

复制不了的见评论哦。

指甲油【周叶 原著向】

3.


    周泽楷是不是一个冲动的人,他自己也不清楚。
    当叶修叼着烟,烟头咬出的齿痕蕴着水渍,唇窝里勾着慵懒的笑意时,他就这么低头亲了下去。
    颇有些不管不顾的意思。
    烟被挤出两人相贴的嘴唇,滚到地上,又被叶修后退的脚踩在鞋底。叶修的嘴唇不像女人的软和香,带着苦涩的烟味,周泽楷却像在吃蜜,把舌头挤进去,探着潮湿的口腔,刮过舌根。
    叶修的嘴合不拢,下巴被津液沾湿一片,双臂下意识推着却直接被带到怀里牢牢捆住,叶修懵了却首...

指甲油【周叶 原著向】

【2】

    周泽楷的头发留得有点长,没有造型师吹出利落的弧度,打湿过后盖住眉毛,随手撩起来,露出饱满的额头。
    带出浴室里蒸腾未散的水汽,周泽楷跑到空调底下呼呼吹了几分钟凉气,转头就看见叶修已经就着酒店电脑打死了荣耀。
    叶修带着耳机敲得键盘啪啪响,心无旁骛。周泽楷凑近往瞅,满屏幕热闹的光效,隔着耳机就能听到吵闹的战斗声音。
    哦,在刷副本。
    周泽楷常年打职业赛,一时间想不起来是哪一个副本,下意识仔细琢磨了一会,看着君莫笑...

指甲油【周叶中篇 原著向】

  【1】

 
   叶修十指舒张,把一只手搁在平铺着白布的玻璃桌上。
  头顶颇有几分大气的吊灯散射出明亮的光线,照的这手通体莹白,仿若润玉,衬得白布都黯淡了。坐在对面穿着时尚的修甲师看的眼睛直了,过了半晌才反应过来,啧啧称奇。
  “我美甲做了这么久,还真是第一次看到男人的手这么好看的。”这个姑娘眼睛发亮,转眼看向这双手的主人。
  这人半靠在沙发上像是长在了坐垫上,黑色发丝显得皮肤长久不见光的惨白,样子说不上好看,脸还虚胖似的。
  可惜了这双手,美甲师叹。
  “呵呵,是吗。”叶修懒懒的掀了掀嘴皮。
 ...

不得了 【双宅男设定 腹黑冷痞凯x衰男槽神源】

第六章 无关理由

网管大叔其实曾经是全网有名的高手。一双虽然下垂但似黄鼠狼般精明的小眼睛射出蔑视的精光,握着鼠标的右手夹烟操控战局,总引得一群翘课上网的少年扒在前台围观,网管大叔此时总会勾起嘴角,感慨高手无敌寂寞。

“一包芙蓉王。”清朗的声音响起,网管大叔手不离键盘的抬头一望,原本得瑟的笑容顿时僵在嘴角。

这货又来了。

王小凯捡起摔在前台的烟,撕开包装叼了一根,撇了一眼战得火热的屏幕,淡淡问了句:“开一局?”

网管大叔的眉头剧烈的跳了跳,碍于一旁围观少年们的眼神,忍住想摔键盘的冲动,硬着头皮接战:“好!”

网管大叔曾经的确是杀遍全网的高手,但自从这小子来后,就也只是个过去式了。...

不得了【双宅男设定 腹黑冷痞凯x衰男槽神源】

我觉得一天三更的我简直帅出天际_(:з」∠)_
 看在这个份儿上……点个赞?

第五章 仅非黑暗(下)


王小源张着嘴巴有点呆呆的,本来他在一心一意的挤酸奶,低沉性感的声音响起的时候手指却突然没有了力气,乳白色的酸奶停留在嘴里忘了咽下去,从嘴角滴出来的时候他才猛然回神,一边骂自己痴汉,一边吸了两口口水,咕咚一声把酸奶咽了下去。

公屏果然一片沸腾,各种求唱歌求对戏求和粉丝对话甚至求娇喘的都有。王小源瞠目结舌,果然是大大,跟自己的距离估计落了一个银河系。

就像黑暗和影子的距离。王小源心里想,它们虽是同类,却永远无法同时存在。

呸,想哪...

不得了【双宅男设定 腹黑冷痞凯x衰男槽神源】

第五章 仅非黑暗(上)


“…然而我不愿意彷徨于明暗之间,我不如在黑夜里沉默。”

王小凯垂下眼睛,扫过手中《野草》读了一段,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微泛黄的纸页更衬得皮肤白皙,低沉又清朗的嗓音透着磁性穿透教室。

   “……我独自远行,不到没有你,并且再没有别的影在黑暗里。只有我被黑暗淹没,那世界全属于我自己。”

王小凯静静站着表示自己读完了,静的像滑行在地板上的鸦雀无声,讲台上的教授呆着愣了愣,忙示意他坐下。

王小凯叠着两条长腿,用黑笔画下了最后一段,熟悉的靠窗位置,会有阳光泄漏枝桠在桌上撒下斑驳的光点,王小凯追随着它们摇曳的幅度,显得若有所思。手机在口袋里震动,他掏出来低头看了...

“为什么你要比我高?”

“因为低下头就可以亲到你啦。”

© 攻爆了的黑瞎 | Powered by LOFTER